新聞資訊

短視頻招聘興起 看簡歷就像刷抖音

2019-02-15 11:43:09 上啥班 1266

業內人士稱該細分領域有彎道超車可能,但目前大眾認知度尚低,禮儀、導購等基礎性崗位是切入口


上啥班App短視頻求職招聘找工作

“上啥班”APP上企業發布的招聘信息。

近兩年,抖音、快手的崛起迅速帶火了短視頻,這股風也吹到了招聘行業。新京報記者了解到,目前已至少有5家做短視頻招聘的公司陸續入局。除了這些追趕風口的創業公司之外,趕集網、釘釘等也在今年新增了視頻簡歷功能。

  多名招聘行業的從業人員表示,模特、禮儀等職業是短視頻招聘非常好的切入口,其場景目前主要集中在校園和以藍領為代表的基礎性崗位上,會走一條“自下而上”的道路。

  從目前來看,大眾對于短視頻招聘的認知度尚低,但創業者認為,未來隨著5G的發展、短視頻的市場接受度提高,短視頻一定會重新定義招聘場景。

  

  模特禮儀是“短視頻招聘”切入口

  三年前,霍祥在地鐵上遇到一位老太太在哭,過去一問才知道是因為找工作被騙了五百塊錢。他還記得那位老太太說,“這公司在一個小酒店里,我要是提前知道它的辦公地點,就不會去了?!?/p>

  他想,為什么不能讓求職者在線看到招聘方真實的工作環境呢?

  當年9月,霍祥創立了“上啥班”,這是第一家主打短視頻概念的招聘APP。而在當時,短視頻還不是風口,霍祥只是基于自己在招聘行業多年的經驗判斷,認為短視頻這一工具能夠讓招聘更真實、高效和有趣。

  還好,他獨自探索的時間并不算太長。近兩年,短視頻的火熱也影響到了招聘行業。

  目前,市面上有短視頻功能的招聘APP主要有上啥班、顏值招聘、抖聘、椅子網、釘釘、趕集網。從上線時間來看,上啥班為2015年底,顏值招聘為2017年8月,抖聘、釘釘等都是今年入局。

  記者體驗后發現,視頻的錄制方法和大多數短視頻產品無異,長按拍攝鍵即可,時間大約為15s-30s,有美顏功能。從求職者發布的視頻簡歷來看,以表演型、服務型職業為主,例如模特、主播、家政、銷售等。以上啥班為例,目前用戶已累計發布20萬條短視頻,這離真正的風口還有不少距離。

  在顏值招聘APP上發布短視頻的小艾(化名)告訴記者,她今年19歲,是一名在校大學生,想找一份兼職禮儀工作。在視頻中,她介紹了她的名字、年齡、身高、體重等相關信息。她表示,選擇這種求職方式是想讓招聘方直觀地看到她的身形、長相、談吐和氣質。

  公開報道顯示,顏值招聘是一款基于形象、才藝、聲音等相關職位的招聘APP,上線一個月后,注冊用戶數為11759人,企業數1200家。2017年8月,顏值招聘宣布獲得由個人投資的數百萬元天使輪融資。

  一位招聘行業的從業人員介紹,模特、禮儀等職業是“短視頻招聘”非常好的切入口,因為這類工作注重外形條件,招聘方往往通過一段十幾秒的短視頻就能夠判斷出求職者是否勝任工作。

  視業網CEO孫壽海也表示,互聯網招聘已進入3.0時代,即基于手機端的視頻類服務,“大部分文字簡歷基本雷同,尤其是應屆畢業生,但是看視頻會發現人與人的區別太大了?!?/p>

  有賴于抖音和快手將資本吸引到短視頻領域,短視頻招聘也進入了投資機構的視野?;粝檎f,最近,IDG、頭頭是道基金等都在關注這個新生事物,而以前投資人根本不看這個。

  他并不認為短視頻招聘是在“蹭風口”,因為視頻化的需求在招聘領域一直存在。隨著5G的發展、短視頻的市場接受度提高,短視頻一定會重新定義招聘場景。

  僅少部分求職者有意愿錄視頻

  一位短視頻招聘APP的工作人員李力(化名)表示,雖然有很多公司在做這類產品,但總體來說現在還是偏概念,主要原因是大眾接受度比較低。

  記者隨機采訪多位求職者發現,大部分人并不習慣找工作時錄制一段短視頻,僅有少部分會因為“新鮮感”而去體驗,多數受訪者表示“太麻煩”、“不實用”?;粝橐舱f,調研發現,愿意錄制求職短視頻的人占比僅20%-30%,實際上可能更低。

  錄制一段表達流暢、敘事完整的短視頻并不容易,比起傳統圖文簡歷,視頻簡歷的錄制成本更高。

  為了降低門檻、提高大眾接受度,趕集網、釘釘、上啥班等APP給出了模板和示范。以趕集網為例,提供簡歷和隨拍兩種模式,簡歷模式提供提詞器輔助,提示內容包括姓名、年齡、工作幾年等。

  但多位受訪者表示模板的幫助很有限,對于不習慣面對鏡頭的人來說,拍視頻不僅無法展示出自己最真實的一面,反而很可能暴露自己的缺點,不利于求職。

  另一方面,求職者擔心自己的隱私會被泄露。如果求職過程中雙方有意向,可以選擇視頻面試的方式,沒有必要錄制視頻求職。

  相比于求職者的謹慎,企業錄制短視頻的意愿反而更高。多家公司的HR表示,短視頻是展現辦公室環境、團隊文化、樹立雇主形象非常好的表達方式。

  但是,怎樣保證短視頻的真實性是一個問題。除了平臺加強監管之外,“相比文字和圖片,視頻的錄制時間和難度都要更高一些,也會在一定程度上提高造假的成本”,霍祥說。

  除此之外,大公司入局也給短視頻招聘的創業公司帶來挑戰。

  今年4月,趕集網APP上線了“求職短視頻”功能,求職用戶可錄制15-60秒的求職短視頻,同時多份簡歷可配置不同求職視頻。6月,釘釘打出“新校招”口號,想通過短視頻簡歷的形式解決校招問題。

  釘釘創始人無招稱,對求職者而言,一個人的性格和閃光點無法通過傳統的簡歷展現出來;對企業方,公司的優勢和前景也沒有好的渠道和方式表達?!岸桃曨l簡歷”可以解決上述兩大難題。

  對于大公司的沖擊,霍祥表示這無法避免,最終還是要看一個產品的基因而不是公司的大小,就像“先有了微視,但抖音還是做成了一樣”。

  產品成長路徑應是“從下往上”

  如何撬動大眾的認知和使用習慣?

  早在2015年,國外就推出了這樣的產品,HigherMe是國外的一個視頻招聘網站,主要為零售業服務,它的創始人認為,對于零售商家而言,住處、時間、性格甚至長相比學歷和工作經歷重要。

  HigherMe的運作方式和國內的這類APP相似:求職者向雇主提供他們最感興趣的信息,其中包括以往的工作經驗,但HigherMe還需要提供求職者的住址和能上班的時間,它也會列出雇主想問的一些問題。求職者還可以錄制一個“求職視頻”,可能比寫求職信更能展示自己的性格。

  一位業內人士稱,這個細分領域的確有機會,甚至有彎道超車的可能。因為圖片文字在表達效率上不如視頻,招聘方往往只能靠經驗判斷。如果在面試前面加一個短視頻環節,確實能一定程度上優化招聘效率。難點在于現在短視頻還是以娛樂為主,目前來說市場認知度比較低。

  現在,短視頻招聘的場景主要集中在校園和以藍領為代表的基礎性崗位上。釘釘、椅子網屬于前者,上啥班、趕集網、抖聘屬于后者。原因在于這兩類場景對求職者技能要求相對單一,通過短視頻簡單地說幾句話基本能判斷出與職位要求是否相匹配。

  霍祥認為,受到短視頻表達的局限性,最先應用的肯定是相對基礎性的崗位。

  “像導購、銷售等基礎性崗位,短視頻幾乎可以取代面試環節。但是對于白領等高端職位,其職位需求并不能用一段短視頻完全替代,”他認為,和快手、拼多多的成長路徑一樣,這股風會從下往上刮。

  從產品本身來說,目前的短視頻招聘APP大多是在原來的招聘APP基礎上加上視頻簡歷的功能,但業內人士表示,這種形式本質上還是傳統的招聘形式,更理想的方式是,讓使用者像刷抖音一樣刷簡歷和招聘信息。

  在這方面,今年7月新上線的“抖聘”APP已經做了類似的改進,切換到視頻版本后,界面完全是以短視頻流的形式呈現。

  霍祥也表示,“上啥班”的下一個版本也會做出改進,原來企業只能上傳一段視頻將變為可上傳多段,讓短視頻的占比變得更重。

  新京報記者 萬珮


(圖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們,我們立刻刪除。)


贵州快三今天的开奖结果